摘要: 满成给我沏了一杯茶,敏亚随手从围着她的那些五花八门的好吃的里,拿出一个精致的银色金属盒,正宗德国进口巧克力,她盯着我按她说的一次放到嘴巴里两块才放心,然后笑眯眯地问 ,怎么样,好吃吧?!

    上周五开始茜子在学校吃中饭,我中午不用接她回家了,时间宽裕了许多。


  上周五开始茜子在学校吃中饭,我中午不用接她回家了,时间宽裕了许多。


      第一件要办的事儿,去吴敏亚家给她送“同学之谊至纯至真”那本摄影集。早就应该给她送去,她家太远,在北京的东南角上,半天打来回时间不够,心里就一直惦着这件事情。


      老天像是知道我要出门办事儿似的,昨天特意让风停半天,只留下太阳值班,天气暖洋洋的。我把老年证挂在脖子上就出门了。


       现在不怎么出门,出门不愿钻地下,喜欢乘公交走走看,看也没用,哪里都不认识了。按导航,乘 394路两站,在紫竹院不出站换上300路外环,坐到十里河桥北,前两年装修总上这地方来,自认为熟悉了,不再导航,认准680路就上车了。车往南开,走了两站不踏实,拿着手机问车上那个保安,旁边有一位热心的老妹儿听见了,大声冲我喊,快下车,坐反啦!赶紧下车到对面车站,心里好感谢那位快人快语的老妹儿。


  找680车站时,看到这样一幕,一家三口,夫妇俩人儿边走边看手机,爹把儿子放在他的脖子上坐着,腾出手翻看手机。感叹手机时代,很久没有拍照了,不像以前那样出门包里总是装个照相机,可走在街上看到有意思的事情还是手痒痒,掏手机跟掏枪似的,对着目标稳、准、快。


7883eee748988b6bd7fdabc255bc8b8

  

       在680路车站等车时,看到车站的地上有好多“补丁”,是油漆涂抹电话号码的痕迹,有一处露出几个字,“办证”,办啥证?假证呗,明知是骗人的营生,还楞是有市场,想起那句成语,佛高一尺,魔高一丈,呵呵!?


bac4fca6fc0d01e7479fab842e97849


  按导航终于摸到322号楼,上到8楼敲806的门,就听里面吴敏亚在喊,满成,满成!有人来了,快开门!


  和一年前一模一样的场景,敏亚穿着那条厚厚的红绒裤坐在沙发里,斜对着她的电视里正播放着台湾的新闻。我笑说,敏亚,你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啊!你知道的新闻一定比我多得多。她苦笑道,除了看电视我还能干什么呢?你在北京的西北角,我在北京的东南角,太远,让你快递你就是不听,我问她,那我不是还能看看你,和你说会子话么?她笑道,那倒是,就是你来一趟太辛苦,我说,我还逛新北京呢。


        满成给我沏了一杯茶,敏亚随手从围着她的那些五花八门的好吃的里,拿出一个精致的银色金属盒,正宗德国进口巧克力,她盯着我按她说的一次放到嘴巴里两块才放心,然后笑眯眯地问 ,怎么样,好吃吧?!


        她捧着那本影集不停地问这问那,问我哪个是丽君呢?我说那个满头银发的就是,她又凑近一些仔细看,哦,是她,那头发真好看!又问起白崇燕等人的情况,说到石利芝时说,嗯,比小时候好看,她的目光停在高敏强的照片上,说,他在班里那叫个淘啊!我告诉她,高敏强了不起了,还在单位上班呢。


e43e3cd2defa4dbd4097f511af7eb03


      影集上面的同学大部分她都认识都能叫得出名字,还特别提到吴千里老师,原来她们班没分班时,吴千里是她们的班主任,分班以后才到我们四班当班主任,敏亚说听吴千里老师讲数学课是一种享受,轻松学会。


      我和敏亚又聊起那件白底蓝点的衬衣,她穿着怎么比我穿的白衬衣又白又透亮呢,她告诉我她会经常用漂白粉漂一下,那样,白的会更白,蓝的点会更鲜亮,那时我好羡慕她。        


8dfc8eee0b9bbaae15052d580be3601c343267762640ac30b036f40af7949b10b67b0a83ac9d4c36154bc04db94fe


  敏亚的眼光在自己年轻时的照片上停留了很久,感慨万千,这一辈子真快!


a75bfeb787031a83fd58d3f55b96cb5


  12点多了,我告辞要走,敏亚拉我坐下,尝尝满城做的面吧,他可会做面了。满成从厨房出来了,说这面是我们满族家传的,今天特意做了你尝尝再走。真不好意思啊,看病人吧,还在人家蹭饭吃。


      那碗大虾做的面好吃极了!


ed45a7be047f7c5a3b7db3d4d9bdc57


      敏亚的女儿一家在南方工作,节日才能回来,满成是个好丈夫,敏亚病了以后,包下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,尽心尽力地照顾敏亚。


        敏亚心情好,和我讲起了他的父亲。抗日战争中,她父亲在新四军中做宣传工作,上海解放时,由组织介绍,敏亚的母亲嫁给了她的父亲。后来她父亲犯了那个年代很多人都犯的错误,被贬到张家口一个小单位,敏亚和父亲一起住过三年时间,后来,父亲又犯了错误,不能见面了,她才回北京找妈妈。再后来,她和父亲断了联系,想起找时,已经找不到了,通过中组部也没有找到。只知道父亲姓闵。


  回来的路上可以乘地铁,想了想还是决定乘公交,而且是只要是往西北方向走就上去了。车到了王府井我下了车,想在长安街上溜达一会儿,感觉好几年没来过了。过通道时看到一个保洁员干完活在晒太阳。


e4da45a7edfbb842ea1337acf26d1b6


  王府井地铁口,一个架双拐的老外在北京的冬天里,竟然穿着短裤,他早上不知吃啥了,一定不冷。


745380686565413838


  越往天安门方向走,井车,井察越来越多了,突然听到有人冲我大声喊,喂,你干什么去?吓了我一跳,扰乱了我的兴致,我把比他还大一点点儿的声音扔了过去,回家!听我是北京口音,不搭理我了。


dcb24f77f533106fa506815d21eaa59


        长安街上冬日里的阳光真好啊!


726358e4f424109ddde35e4356d3dbc


  在车站等1路,我看到有一辆写着上车15元的观光汽车停下来,既没有下人也没有上人,假么假事儿的停了一会儿就走了,北京人不坐,外地人也不坐,城市风景,呵呵,是个摆设呀。

  

27536215758558883113


  回家路上错过了下车站,肯定3点半到不了学校了,拿起手机给兜妈发微信,帮我接孩子!真是不好意思极了!


        先生在外地看到群里我托兜妈接茜子的微信,扔给我两儿字“闲逛”!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