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在潘家园的市场里,石爷所到之处,买不买东西的,和小贩们都是自来熟,话语间辉姐的相机咔嚓声就响起来了,那个默契劲儿真是没得比呀,不服不行啊!

有句话这么说的,人生就是:一吃了之、一睡了之、一骂了之、一笑了之、一走了之、一死了之、一埋了之。这说的就是活脱一个京爷石老泡。石爷是摄影界北京地面上公认的大咖,是群里的宝贝,辉姐是谁见谁赞的全能才女,人家这两口子,怎么配的呀?!

昨天和石爷辉姐去了一趟潘家园,是因为我不能参加群里周六的聚会,辉姐心细,怕我心里惦着,特意邀我周二去那里玩儿,这要是你,感动么?

我上地铁玩手机偷拍坐过了站,又往回坐。

从潘家园地铁东南口滚梯上来,远远就看到辉姐手拿相机正全神贯注地冲着滚梯比划着,我从她身边滑过,她竟全然不知,我大声问她,拍啥哪!她这时才抬头,看到是我,笑说,等着拍你呢!

辉姐比前一阵儿黑了,显得健康精神,脸上总是那么笑模笑样的,一双明亮的眸子闪烁着年轻人才有的活力。一看石爷,好家伙,这一阵子让辉姐调养的不错,精神更抖擞,大步甚流星,两只耳朵上布满埋下的耳针,脸不似之前那么浮肿了,气色非常不错。我夸他,他爱听,乐得不行。

在潘家园的市场里,石爷所到之处,买不买东西的,和小贩们都是自来熟,话语间辉姐的相机咔嚓声就响起来了,那个默契劲儿真是没得比呀,不服不行啊!

我在卖湖笔的摊前坐了会子,那卖笔的左手翻着王羲之兰亭序的帖子找字,右手在纸上练字,那字写的真不错,我假充内行说,你写的楷书用的可是魏碑的切笔,融会贯通的不错呀,他笑道,自家做的笔好,你试试就知道了?

闲逛中,我劝辉姐提醒石爷注意休息,别累着,她睁大眼晴说,休息?!老泡说了,一天不出门儿都不可以,没事儿干就想死,还不如有事干累死痛快!

逛了一会儿,石爷嚷饿,我们出了市场坐上石爷的宝马去吃肉饼,路上石爷的车突然靠边停下了,说时迟那时快,辉姐手中相机的咔嚓声又响了起来,我伸着脖子一看,路边一个光膀子的躺在地上午睡,石爷头也不回地问一声,完了么?辉姐拖着长腔答,完啦!那是让石爷放心的意思!这两口子,真是让我感动啊,不写都不成啊!

特喜欢石爷给我和辉姐拍的这张照片,啥叫谈笑风声?渣儿都不差!

和辉姐和石爷呆会儿怎么这么高兴啊,真是乐呵的一天!

评论区
最新评论